您的位置: 首页 >  博客精选 >  正文内容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093章 有够嚣张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湖州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领域文学网

    唐田店在福宁市东北,这里南北向的大街是唐田街,东西横街是永华路。

    百乐迪就座落在唐口街和永华路交叉的十字路口东北转角,坐东北、朝西南,午后的阳向,从地理堪舆上讲,位置不是很好。

    不过百乐迪自开张以来,一直火爆,是唐田永华这一带最嚣闹的街市。

    九十年代初期,百乐迪还只是老式的交谊舞场,后来经营者跟上时代的转变,把舞场变成了迪吧,再后来把百乐迪扩建,形成了现在格局的百乐迪娱乐。

    论娱乐资历,百乐迪老比长兴的威利斯要老,但是比起长兴的后来居上气魄,百乐迪拍马难及。

    但是百乐迪成功的吸引了社会底层的大众们,有人说百乐迪是‘穷人乐’,可对百乐迪来说,钱是一样的赚。

    97年时,百乐迪辟出新楼,启动了百乐迪高规格消费场子‘盛世华章’,聘雇老外们组成的爵士乐队,也养了一堆洋马,形成了与长兴威利斯、九龙凯旋门分庭抗礼之势。

    而唐田的大佬正是百乐迪的幕后老板段云飞。

    段云飞是福宁道上风云二十多年不倒的传奇人物,人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段云飞直到今天还屹立未衰。

    论道上的资历,长兴的白庆笙还在矿沟里混时,段云飞已名满福宁了,他一身横练,据说刀枪难入。

    唯一能和段云飞平起平坐的是九龙的谭振海,此人早年学过少林潭腿,混道上未逢敌手。

    九龙和唐田都在福宁城东,一南一北,明争暗斗有些年,但谁也奈何不了谁。

    长兴是用钱打下的江山,就是那种一夜冒出来的土豪,手里有钱,背后有势,崛起就势不可挡,自然有散人乐意投效门下。

    长兴五虎之一的‘鬼王’王占堂就是一匹千里马,混了多年未能遇上欣赏自己的伯乐,他又不甘居于人下,去仰唐田段云飞又九龙谟振海的鼻息,可他势单力孤,始终就成不了气候,直到遇上白庆笙,算是寻见了归宿,白庆笙在明面上,主持长兴集团,让王占堂扮恶客,掌管其它杂琐事务。

    王占堂算是新派代表,武力值也极高,他学的凌厉无比的泰拳,简单、实用、凶狠;

    到如今,就形成了长兴、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好唐田、九龙这三大势力。

    论财势之雄,还是长兴最强,唐田段和九龙谭加一起都比不了人家。

    百乐迪‘盛世华章’虽不及威利斯奢侈,但也可圈可点,纯以华丽论也是福宁数前五的场子。

    刘坚也不是一个人来付约,但也没叫很多人,只给叶奎及林风打了电话,还叫林风叫上那个屠山,既然是林风要培养成心腹的小弟,进一步接触也是可以的。

    到了唐田,明显感觉比威利斯更接地气,因为唐田门槛低,社会三教九流的闲杂人员在这里出没的最多,百乐迪游艺厅、镭射录相厅、舞厅、老戏院、夜市大排档都堆在了一起,那叫一个繁华热闹,人头涌动,真正的夜街,价格低廉的流莺都在路灯下面三三两两的勾着路人。

    青皮头的小混混们更是五七个一伙的满街都是,有人说唐田的治安最乱,这一点是真的。

    但是唐田当街没人敢打架斗殴,唐田段家人放出的话,谁敢在唐田街上胡来,不用老公家出面,就会有人摆平你把你送给老公家,不信你就试试。

    所以,唐田表面上乱,但真正敢在唐田街上动手的太少了,更多的是剑拔弩张的口水互骂,或是约着去某某处解决。

    ‘盛世华章’是百乐迪的至高享受,它也深藏在百乐迪正楼的后面,被人称为楼中楼。

    车可以扔在百乐迪前楼的停车场,人就要穿过百乐迪地下广场才能进入‘盛世华章’。

    百乐迪的地下广场是福宁最大的鸡场,而且是‘国鸡场’,这里没有洋货。

    但这些鸡不是明着卖的,因为地下广场辟出上百个小柜,多为卖女性化妆品和内衣、成.人.用.品的,而且是青一色的美女,你花钱在柜上消费,然后领人离开。

    据说每夜堆在百乐迪地下广场的‘鸡’有1000-1500只之多,到底有多少有能揽到生意就不知了,这里有百乐迪罩着,抽成就少不了。

    唐田段虽是横练粗犷爷们,但有另一个绰号,叫‘鸡.皇’;

    不过堆在地下广场的鸡,没几个是入流入品的,而且年龄大都在25以上,更年轻的都得进百乐迪去找。

    那些一流的有气质的更要到‘盛世华章’去见识,价格600-1200不等。

    这样一个价格在99年的福宁是相当高的,因为地下广场里的那些50-200块随你挑。

   &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有哪些nbsp;不过对于那些街头小混子们来说,五十或一百块钱也掏不出来,吃了这顿没下顿的,混虽然是一种生活,但绝对是一种煎熬,撑不住的就犯错误都进去了。

    “哟嘿,这不是风哥吗?好久不见呀。”

    快走出地下广场时,碰上几个小混子,其中一个二十来岁的家伙朝林风打招呼。

    五六个混子三四个男的,两个女的,毛都染成各色,不是嚼口香糖就是叼着烟,一个个歪着膀子斜着眼儿,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架式。

    林风已经是沉淀下来的个性了,对那个青皮头小子笑了一下,算打过了招呼。

    但那个小子认为是不给他面子,立即变了脸色。

    “林风,尼玛的是不是狗眼看人低?你以为你还是当年横行隆庆街的林风?你算个球啊,老子现在动动手指拧死你十次,你信不信……哎唷。”

    这小子骂骂咧咧的都早惹刘坚烦了。

    他抿紧着嘴,鼻中呼出沉重的气息,显然是到了一个忍受的极限。

    但是林风没有在坚少发话前动手的意思。

    可是跟着林风的屠山忍不住这个,上前就是一脚,踹那小子腹部,力大势沉,那小子惨叫一声,百来斤的身形居然离地飞抛,可见屠山这一脚的力道。

    刘坚和叶奎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变,哟,没发现林风身边这个屠山藏的挺深,这腿上的功力很硬朗呀。

    那个挨踹的小子抛跌的身子砸在后面他小弟身上,结果两三个人滚成一堆,那两黄毛丫头也吱哇乱叫起来。

    “打人了,快来人呀,有人在地下广场打人了……”

    其中一个妞儿扯开嗓门大叫。

    偏偏是在门口这里,有几个保安正在附近呢。

    闻声一看这边有人打架,保安们立即就冲了过来。

    带头一个保安,横眉立目的吼道:“谁它玛的敢在百乐迪场子动手?知道不给段爷面子是什么下场?给我拧起来……”

    那黄毛妞儿就指着屠山,“是他打的,他们是一伙的,全抓了他们……”

    挨打的小子面色惨白,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但还在那里嗥了一嗓子,“艹尼玛的,敢打老子?知不知道老子的老大是唐田老疤?你们今天成人癫痫发作的症状别想走出唐田……”

    俩保安挥起手里的保安棍,就朝屠山砸过来,“艹,先废了你小子,敢在百乐迪找事?想死是吧?”

    可以说百乐迪的保安都是唐田段的马仔,不过是穿了一袭保安服,改变不了他们骨子里混混的本质。

    这时候又听挨打的小子报他老大的号,居然是百乐迪三杆旗之一的老疤,保安们就更要表现了。

    老疤是唐田三个最猛的人之一,所以被称为三杆旗,他是唐田段倚重的三大臂助之一。

    在这些小混子眼中,老疤就是一个传说。

    但更多知道老疤底子的人,却只会耻笑他,可是底层混这些小子们,没可能知道老疤更多事。

    屠山不是束手待毙的主儿,长腿连弹,啪啪两记,就把两个挥着保安棍想干翻他的保安给踹的一脸血污摔了出去。

    叶奎目光一缩,轻声对刘坚道:“是潭腿。”

    哦,拳是两扇门,都靠腿打人的潭腿。

    潭腿流派很多,但就以潭腿名气来论,还真不是刘坚祖传的坤武拳能比的,潭腿能追溯至宋朝,坤武拳能吗?除了没流传一百年,更没广为流传,还默默无籍,差远了。

    可是刚猛的坤武拳却未必就比潭腿差。

    顷刻之间,四五个保镖也给搁倒了,现场那叫一个乱。

    刘坚转头对林风道:“风哥,以后遇上这种眼瞎的找不到眼眶的货色,弄断一两件让他们长长记性。”

    言罢,刘坚走到了那个刚才还放豪言壮语的小子面前。

    那小子吓的快尿裤子了,“你、你要干吗?我老大是……”

    刘坚抬脚就踹他脸上去,血呼的一股喷上天。

    “你老大是老疤是吧?他要替你找场子,我就在盛世华章等他,还有这几个狗仗人势的保安,要讨公道还是医疗费,也来盛世华章找我……”

    扔下话的刘坚扭身就朝盛世华章地下大门厅走去,而那边也有不少人在张望。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位这么嚣张的,这是来扫唐田的场吗?

    叶奎一直没做声,只是默默跟着刘坚。

 &n癫痫病怎么检查bsp;  林风和屠山也跟了上去,他们都是道上混出来的,刀挨过,血见过,撑不住就不敢惹事。

    但是要说心里不虚是假的,毕竟这里是唐田的地盘,今儿这事处理不好,可能横着给抬出去也不是没可能。

    林风和屠山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苦笑,坚少都进去了,跟着吧,大不了今儿交代在这。

    走进盛世华章大厅门的刘坚,也掏出了手机,并给安勇打过去。

    “安兄,我来了,正要坐电梯上去,你在几楼?什么地方?”

    “兄弟你过来了?我在潇湘厅,五楼,你说段公子的客人,下面就会有人送你们上来。”

    “好。”

    刘坚笑着挂了手机。

    大厅里几个保安也正紧张盯着他,因为之前这位的嚣张他们也隔着不太远看到了。

    “你们段公子在潇湘厅宴客,我来赴约的,怎么上去?”

    这话让几个保安都吃了一惊,感情是段公子的客人?难怪敢在百乐迪动手。

    “先生,这边有电梯,直接上五楼就可以了。”

    “嗯,对了,刚才的事,有人要找我就让他上五楼,我叫刘坚,怨有头,债有主,找我就OK了,明白?”

    “明白,刘公子请!”

    保安们顿时就客气了,引路到电梯门前,亲自把电梯摁下来,恭送进去。

    哪怕是在唐田总部惹了事,刘坚也丝毫无惧,一点也不惧。

    不过他没想到,安勇交游这么广,和白俊是同学的同时,还认识唐田段家的公子?

    那么,安勇既接触白俊,又和唐田段公子相接,在和稀泥吗?

    感情白段两位之间有什么龌龊?需要一个人居中调解?

    当然,这些只是刘坚的猜测。

    PS:求推荐票票。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doo.com  湖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