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法甲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明明是你不想见我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湖州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在聪明人面前,贝飞选择的是坦诚,“我现在也正在懊恼这件事情,毕竟……我与莫笙,还是有所不同的。”

    “我能理解你的烦恼,感情的事情不必急于求成,只需要顺其自然就好。”南涧以过来人的身份劝道,“但有的时候,该抓住就要抓住,因为松开了,可能真的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贝飞想了很久很久南涧留下的这句话。

    她也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之间,又会有着怎样的一段过往?

    父亲说,他很爱母亲莫离,可他们又没能在一起。

    而且自己……还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

    而母亲孤独一人的过活了一辈子,她又失去过什么,无人知晓。

    和夜西戎没任何联系的第五天,贝飞觉得自己都快疯了。

    她是做什么都做不好,总出错,状态奇差,心情也沉到了谷底。

    有一天深夜她还叫着夜西戎的名字醒来,等她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时,她被深深的失落感淹没。

    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无法改变这种局面。

    她有些崩溃,以至于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完全不在状态。

    吴崖以为她是累了,就让她回家休息。

    可她却没有接受,吴崖被逼无奈,直接将工作都取消了……

    结果她接到了一个应酬邀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吴崖有点担心的说道,“莫总,以前这种应酬你都是能推就推的,怎么今天就答应了呢?你身体已经不舒服了,还是回去休息吧,应酬我会帮你推掉的。”

    “不用了,对方是咱们的重要合作方,我直接去吧,就当是捧个场好了。”贝飞婉拒了吴崖的要求。

    最后是阿蒙亲自送贝飞过去的,路上阿蒙还念叨了几句,意思就是让她今晚不要喝酒,能推就推。

    贝飞担心的到不是这个,而是她现在的状态到底还能维持多久。

    她甚至有一种再维持一天都很难的感受了……

    难道离开了夜西戎,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湖北有效的癫痫医院是哪家画不出好的设计图,也做不回曾经的莫笙。

    这样的她,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或者倒不如让她消失,让莫笙回来,可能才是最好的结果了。

    有这样想法的贝飞,在酒局上没有推拒喝酒,反而喝了不少。

    阿蒙是跟着进去的,眼看着劝不住,急忙打求救电话。

    求救的对象就是萧政了,阿蒙在电话里可怜巴巴的说,“萧大哥,你快想个办法吧,我是真没辙了,照这样下去,笙姐可能会喝醉,到时候阁下知道了,肯定是要怪罪下来的。”

    “怎么就让她去应酬了?不是让你们注意点的吗?”萧政也是很担心,“是谁的酒局啊?”

    “方老的。”

    “行,打个电话问问。”萧政挂了电话后,联络到了方老,跟对方说了几句。

    那会儿贝飞还在继续喝酒了,因为长得出众,又打扮得很漂亮,只是随意的那么靠在那里喝酒,就足以艳压群芳了。

    要不是碍于她现在的身份和浑身冷然的气质,估计早就扑风引蝶了。

    贝飞心情不好只想着喝酒,都没理会别人的招呼,等方老过来的时候,其实她已经微醺了。

    方老有些歉意的说道,“莫总啊,我看你喝了不少的 酒了,大概是醉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我没醉。”贝飞淡淡的说道,“方老邀请我来,我当然要捧场,敬你。”

    方老都有些腿软了,“那个……莫总,我身体不太好,不能喝太多酒,抱歉了,你也别喝了吧,还是早些回去比较好。”

    “刚刚我还看到你喝酒的。”贝飞很不客气的揭穿了他。

    方老很尴尬,可又没忘记刚刚接到的那个电话,心里特别紧张,“莫总大概是喝多了看错啦,还是早些回去吧。”

    阿蒙趁机就过来说道,“是啊是啊,我们莫总喝多了,我先带她回去了,方老,失陪了啊。”

    “没事没事,赶紧带莫总回去休息。”方老赶紧送客。

    虽然贝飞不情愿,但还是被阿蒙给带走了。

    阿蒙都想过,万一笙姐还是拒绝,她就直接扛着走人了。

    毕竟,保命要紧!

   河南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 而那边,方老看到车子离开,心里那块悬着的大石才算落地了,直接呵斥自己的儿子,“你怎么做事的?把这尊大佛也给请来了,还让她喝那么多酒,你可长点心吧,小心咱们方家都被你牵连。”

    “这……我也没想那么多啊,谁知道她是……”

    “行了,闭嘴!”

    贝飞被阿蒙送回了家后,她并没有依言休息,而是翻箱倒柜的找酒喝。

    因为上次喝了酒,还醉了,后来那些酒……好像都不见了。

    那么好的酒,说不见就不见了,贝飞还真是惋惜,最后没办法,她就叫外卖了。

    而且是那种留言让酒一定要藏得深不被门口的人发现。

    现在那些送外卖的,有的是本事,所以直接瞒住了阿蒙的眼睛,以为她只是想吃夜宵。

    没一会儿,贝飞就抱着啤酒在窗台上喝了起来……

    以前她画设计图的时候也爱喝酒,不过喝的,大多是红酒。

    所以父亲给她网罗了不少的好酒,还有很多年份酒,都放在酒窖里,供她随时取用。

    她也喝醉过,父亲还说,她喝醉后就变得特别的乖,说话和性子都不似平日这样,很讨人喜欢。

    其实贝飞完全不记得自己喝醉后发生过什么,但她喜欢被酒精支配的感觉,似乎这样,才能忘记不少的烦恼。

    比如,没有了夜西戎,她把自己过得很糟糕。

    明明是她选择要逃离的,到头来,她却狼狈成这个样子,好像很失败啊。

    贝飞越想,心里越压抑,喝得也就越多了。

    此时,阿蒙正战战兢兢的跟夜西戎汇报着情况,“那个……笙姐今天是喝了酒,有一点点醉,我已经把她送回家了,可她说肚子饿了,想要吃外卖,然后点了外卖,估计这回应该在吃夜宵了吧……”

    电话那头是沉默的。

    阿蒙心又紧绷了几分,急忙说道,“阁下别生气,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会让笙姐出去应酬了,绝不会让她再碰酒!”

    夜西戎便直接挂了阿蒙的电话。

    阿蒙摸摸头想,自己这是逃过一劫呢,还是……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呢?

    一个小时后,她就知道了答案。

&南通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nbsp;   因为……夜西戎回来了!!

    阿蒙还有点懵逼,“阁下,你不是在国外吗……”

    夜西戎就没理会他的问题,直接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等他进去后,阿蒙才从夜西戎随行的人之中了解到了情况。

    原来下午贝飞说要去应酬的时候,夜西戎就已经坐不住了,然后直接提前结束工作回来。

    因为航线申请的问题,飞机落地隔壁的城市,又开车赶路过来的……

    所以刚刚她打电话的时候,阁下就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阿蒙想到自己之前还和萧政打赌,说阁下这次可能真铁了心不管了呢……

    这下,她好像输了哦。

    房间里,夜西戎开门进来,便闻到了一股酒味。

    在他的预料之中,家里的酒,都被他没收了,所有她找不到酒喝。

    但她刚刚叫了外卖,夜西戎一下就猜到她肯定买酒了。

    因为她不喜欢吃外卖,除非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今天并非是什么不得已的情况,所以她不可能是为了想吃饭而点外卖,唯一可能的就是外卖里有酒。

    窗户的位置传来微微的声音,夜西戎沉了沉眸,才打开了房间的灯。

    这灯光亮起,窗帘后的人好像也没反应,夜西戎便直接走了过去,伸手拉开了窗帘。

    贝飞正仰着头将啤酒罐里的最后一点酒往嘴里倒,倒了好几下好像都没喝到,结果窗帘就被人掀开了。

    光线照耀进来,让她微微眯了眯眼睛,一眼就看到了逆着光的夜西戎。

    她稍稍呆了一下,然后便露出一个很无邪的笑容,“夜西戎。”

    夜西戎看了看她身侧的空啤酒罐,东倒西歪好几个,看来她这是喝得差不多了。

    咳咳看着她那娇憨的样子,他又不忍心责备,只好说道,“去洗澡,洗了澡早点休息。”

    “我饿了。”贝飞拉了拉他的袖子。

    夜西戎甩开了,冷冷的问她,“你不是点了外卖?”

    “我不喜欢吃外卖啊。”贝飞嘟着嘴,又伸手去拉他的袖子,“我想吃你做的饭了。”贵阳哪治癫痫好

    夜西戎沉默着,但这一次没有甩开她的手。

    贝飞就得寸进尺了,“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你不知道,你不在,我过得一点都不好。”

    说着说着,她还有些委屈……

    夜西戎哪还有什么心思生气,只能转过身去。

    贝飞以为他不理自己,赶紧抓住了他的手死死的抱着,“你别走,每次你都走,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啊?”

    “我没生气……”夜西戎的声音和她所想的声音都一样。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贝飞无比委屈了,抱着他的手还晃悠了起来,“昨晚你冷着个脸,我去找你你也不理我,还直接转身就走了,我追了很远,结果我前面不停的出现江河,怎么都跨越不过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走了。”

    夜西戎从没想过,会从她嘴里听到这些。

    也从没想过,她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还有前天,前天你是开车走的,我让我爸爸把私人飞机给我,我开着去追你,可是开着开着,我的飞机就出事了,我被吓到了,一直叫你的名字,希望你能救我,可你还是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的话颠三倒四,完全没有一点逻辑,应该是做梦时候发生的事。

    可即使是梦里,她依旧很委屈,“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

    这句话在空气里回荡了很久很久,也在夜西戎的脑子里回转了很久很久。

    好一会儿,他微微的叹气说道,“不是我不想见到你,是你不想见到我。”

    “我没有……”贝飞为自己争辩,“我明明一直在追你,怎么可能不想见到你呢?你别骗我了。”

    “想吃什么?”夜西戎转移了话题。

    贝飞果断被转移,“e……火锅。”

    “现在?”

    “对啊,就现在。”贝飞猛点头。

    夜西戎无奈的看了看她,“那你先松开我的手,我去看看有什么食材。”

    贝飞去抱得更紧了,“不,我放了你肯定又要跑。”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doo.com  湖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