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英超 >  正文内容

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_正文 第337章 时光啊时光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湖州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程烟怎么知道那会儿他正在和别人聊天?

    难道……

    程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唐夭夭同学。

    但他不动声色,说道:“我和谁聊天了?”

    程烟没吭声,继续骑着三轮车沿着乡村公路往前走着,只是加快了点速度。

    现在时间虽然还早,那路旁的林子里、小山坡的半腰上,乃至河面上都萦绕着淡淡的雾气,但阳光却早早的就出来了,似乎在彰显着今天又会是个好天气。

    片刻后,程云已经开始觉得刚才程烟只是说一句话来诈他一下了,程烟却忽然又令车速慢下来,淡淡的道:“你忘了我和程秋雅、冯玉嘉睡一起。”

    程云:“……”

    看来唐夭夭同学没有背叛他!

    路上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小萝莉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它将耳朵竖得高高的,一下机警的扭头看一眼程烟,一下又看一眼程云,很是鬼机灵。

    在小萝莉那双星空般的眸子的注视下,宇宙之王开始胡扯了:“你是在群里发的红包,又不是单独给我发的,我一时没注意到也很正常啊!而且就算注意到了,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不喜欢在群里聊天的,我觉得除了公布什么事方便一点以外,在群里聊天实在太没有礼貌了。”

    程烟面无表情的骑着车。

    见胡扯用处不大,程云开始倒打一耙:“诶你居然还先说我了,我还没说你呢!人家玉嘉、玉泽,包括萧萱萧念都知道给我说新年快乐,你作为亲妹妹,到现在还没对我说过一句新年快乐,你好意思吗你?”

    程烟依然没有理他。

    兄妹相处多年,早就对彼此的把戏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哪那么容易中招。

    三轮车开进村子里的时候,程烟忽然问道:“程云,你拿过年钱拿到了多少岁?”

    “嗯?干嘛问这个?”

    “问你!”

    “你不是知道吗?”

    “我不知道!”

   &nbs秦皇岛羊羔疯治疗的费用p;“二十岁吧。”程云看着街上还没散去的热闹,心不在焉的说道,“只要你还在读书就一直能拿,我当初是因为自己找了点事情做嘛,赚了不少钱,也就不好意思再要长辈们的过年钱了。”

    “哦,我现在还在读书。”程烟淡淡道。

    “嗯。”

    “我还没成年。”程烟才十七岁。

    “嗯?我知道……”程云敏锐的发现了点不对劲,立马皱起了眉,“干嘛突然说这个,难道是他们今年没给你过年钱?不可能吧!”

    “……我总觉得今年少拿了一份。”

    “谁没给你?四姑?三姑?还是大伯?爷爷肯定是给了的吧?”

    “……”

    走过街道,人变少了,程烟才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淡淡的道:“你还没给。”

    “啊?”程云思维没接上来。

    “刷!”

    程烟踩了一脚刹车,三轮车立马停在田间水泥小路的中间。

    她坐着没有动,背对着程云。

    程云终于反应了过来:“啊……”

    “……”

    “我也没带钱啊!”程云尴尬道,“我说你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呢,原来是在疯狂暗示啊!”

    “支持QQ红包、微信红包和支付宝,他们几家的红包样式都做得挺好看的。”程烟很淡定的说道,又启动了车,接着补充了句,“新年快乐。”

    “……”

    程云无奈之下,只得摸出手机。

    小萝莉便长长伸着头,试图看懂程云都在那个方块上面做些什么。

    发完红包,程烟感受到震动之后,才对程云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

    “嗯?”

    “明天初二,要回去祭拜爸妈。”程云说道。在这个地方,大年初二是要上山祭拜‘老人’的,类似清明的‘挂青’,但因为程教授和安教授的骨灰埋葬在锦官,并未送回来安葬,作为他们的子女,程云和程烟今年肯定不能在老家祭拜其他已逝先辈了,他们应广州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该在公墓祭拜父母。

    “哦。”程烟也想起来了,每年初二他们都要上山祭拜‘老人’的,以往程云还总是赖床。

    她没再说话。

    三轮车很快开进老家的院坝里停下。

    程烟呼出一口气,从车上下来,连忙摸出手机把红包领了,看到上面的金额,她算了算,觉得年后出去旅游的钱已经有了。

    程云下车往屋中走去,小萝莉也轻巧跳下车,连忙跟在他后面。

    坝子中没有人,只有几个小孩拿着擦炮和玩具枪在乱跑,似乎是旁边某户人家的后人,从城里回来的。说不定程云小时候还和他们的父母在一起玩过。

    这群小孩一边跑一边疯闹,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口中还不断嚷嚷着什么‘双响炮’、‘三响炮’、'沙漠之鹰'之类的话。

    程云不由得感慨,这个年代的小孩就是比当年的他们懂得多。

    当年他们那个年代哪知道什么沙漠之鹰啊,只分得清手枪和机关枪,短的统称手枪长的统称机关枪。

    双响炮倒是玩过……

    忽然,一声爆响在他身后响起。

    “砰!”

    程云一阵心惊,立马回头看去,只见坝子上留有一个青蓝色的印记,旁边散落着紫黑色的纸屑,就在他和小萝莉身后不远。

    小萝莉正一脸懵逼的回过头。

    程烟也转身看了过去。

    随后,两人一兽几乎同时转头看向那群熊孩子,而他们正疯笑着一哄而散!

    程云面容顿时一沉。

    而程烟的表情就很冰冷可怕了,像是随时可能拿出她短跑女子组冠军的实力冲去将那群熊孩子抓住,再以她练格斗多年的身手狠狠揍一顿似的!

    反应过来的小萝莉更是立马现出怒容,低着头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程烟刚准备呵斥,却异变突生。

    “砰!”

    跑在最前面的一名熊孩子忽然来了个平地摔,像是江湖失传已久的左脚绊右脚,但更像是某个看不见的东西绊住了他,令他奔跑中的身体瞬间腾空而起,抛出一两米后狠狠摔在南京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水泥地上。而剩下的熊孩子像是被他吓到了或者被他倒地的身体绊住了似的,也纷纷摔倒在地。

    仅仅几秒,那群孩子全部倒在了地上。

    最先摔倒的熊孩子额头已经破了,瞬间鼓了个大包并有鲜血流下,他爬起来坐在地上嚎哭不已。

    剩下的熊孩子们也都纷纷带伤,不是脑袋被摔破了就是脚扭了。

    一时间嚎哭声此起彼伏,像是在比谁哭得更响亮似的。

    小萝莉这才收回目光,得意的看了眼程云。

    程云也看向它,当然不可能责备,但目光中也不带有赞许。

    程烟则还处于惊讶之中。

    回过神来,她露出了一抹轻笑。

    熊孩子们的父母家长很快听见了他们的哭声,从屋子中跑了出来,除了年迈的爷爷奶奶辈,赫然都是一群打扮得漂亮帅气的小年轻们。估计年纪最大的也就比程云大个一两岁。农村里结婚早,很多读书没读下去的人都早早的就结婚了,而且大多数都是奉子结婚,说实话很多时候程云都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在‘自己都还是个孩子’的年龄当上父母的。

    或许就在一两年前,他们还是个习惯在网吧通宵、与人争执斗殴的叛逆孩子,一两年后就结婚生子了。

    或许就在结婚的前两天,他们还在和父母要钱,和对象吵架。

    或许在他们为人父母的时候,程云还在学校逃课抄作业,还在背上包到处旅游、登山,还在想方设法怎么玩。

    望着那些人尚有些熟悉的面孔,程云无比确定他们就是儿时和自己一起玩耍、捣蛋的那群人,但时光却赋予了他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多年未见,已生疏得完全不敢认了。

    一个孩子都能玩擦炮了,一个还是单身狗。

    ……

    程云如是想着,心情难以描述。

    想归想,他还是连忙挂上一副假惺惺的表情跑了上去,喊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全都摔倒了啊!”

    “哟!头都摔破了!”

    “嘶这么严重啊!”

    “这大年初一的怎么回事啊……开门红吗?”程云一边看着那群熊孩子一边道,说起来这还真是某只幼年雪地之王殿下赐予他们的开门红,他们应该感谢郑州癫痫专业医院小萝莉才对。

    小萝莉便站在他身后,满脸狐疑的盯着他,似乎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倒是程烟很不屑的‘切’了一声,径直转身走回屋子中。

    “是……是程云啊?”一个女子惊讶的问道。

    “是啊,你是徐玲姐吧?还有伟伟,强强哥……你们真的是长变了好多啊!”程云笑着道,时光是很无情的,他们还是他们,但他们却早就不是当年在一起无忧无虑漫山遍野疯玩的那群小孩子了。他们各自都在各自的路上走着变着,变得面目全非。

    大家都嗯了声,急急忙忙的说了句,便带着各自的孩子上街看医生去了,只留下一个孩子伤势最轻的,和程云闲聊着。

    “你结婚了吗?”

    “还没呢。”

    “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八字还没一撇呢。”程云笑道。

    “该急了,你也不小了吧。”

    “我不急。”

    “看我们孩子都有了,你要是再不急着生,以后年龄得差多大啊。”

    “没事,不急。”

    “诶听说你才大学毕业啊?”

    “毕业一年了。”

    “大学读了几年啊。”

    “四年。”程云客气的回答,一般人不会直接问你读的专科本科,而会问你读了几年,算是一种委婉的问法。

    “现在在锦官?做什么?”

    “还没工作,守着爸妈的宾馆。”

    “哦,这样算起来,读个大学学的东西也没有用上啊。”

    “是啊。”程云还是笑道,“啊……我差不多要回去烧火了,下次聊,下次再聊啊。”

    “好。”

    程云笑着走回屋子中。

    简简单单几句话,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doo.com  湖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